食人花下眠的头像

5.调查

调查
4
调查
两种调查
两种调查
和人们交谈
和人们交谈
如何访谈
如何访谈
无意义的调查
无意义的调查
第一种调查
第一种调查
电脑工作原理
电脑工作原理
第二种调查
第二种调查
近距离八卦乔布斯
近距离八卦乔布斯
可能的情节
可能的情节
车队的随口轶事
车队的随口轶事
从身边人顺藤摸瓜
从身边人顺藤摸瓜
进入乔布斯关系网
进入乔布斯关系网
访谈原则
访谈原则
与丽莎会面
与丽莎会面
警察描述枪击
警察描述枪击
办公室垃圾桶
办公室垃圾桶
漫无目的调查
漫无目的调查
学手术抄刀
学手术抄刀
单集封面
单集封面

5.调查

06-27
20 人已看
食人花下眠的头像
食人花下眠
粉丝:14
主题:5
描述:5
例子:7
类比:1
其他:1
字数:2273
食人花下眠的头像
食人花下眠
粉丝:14
仅供学习交流使用,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调查

两种调查

第一种调查

在写作时,你需要进行两种调查。第一种是具体的基础要素调查,就是字面上的找出建造金门大桥用了多少螺母和螺栓,好吗这是复杂的,具体的调查,这种复杂不是说困难,而是指它的繁琐,一点都不能主观想象。

电脑工作原理 第一种调查

对于像《史蒂夫·乔布斯》这样的电影,对于像《社交网络》这样的电影,因为我对技术一窍不通,我对电脑也了解不多,所以会有很多第一种调查工作,很复杂的类型,比如了解电脑是怎么工作这种。

第二种调查

另一种调查是当你还不知道你打算写什么的时候,它是为了找到电影本身而进行的调查。

近距离八卦乔布斯 第二种调查

例如,在开始《史蒂夫·乔布斯》这个项目时,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要写什么。我不知道电影最终会是关于什么的。当然,我有沃尔特·艾萨克森的传记作为参考,但我知道我不会写一部传统的传记片。所以我想要尽可能多地与那些亲近史蒂夫的人接触和交谈,希望他们能透露出一些他们知道的冲突点,以便我可以把它写成故事。

补充 可能的情节 第二种调查

对于第二类调查你绝对需要亲耳听到。因为你不知道自己在找什么,你永远不知道可能会发现什么。

车队的随口轶事 第二种调查

在《白宫风云》的调查中,有人可能会随口谈到,“你知道吗,总统一上车,车队就立刻出发了。有时,会有个初级助理在车队行驶在乡村某地时被落下,有人跑去加油站买明信片,出来时发现车队已经走了。”我觉得太棒了,这就是一个情节的素材。

和人们交谈

从身边人顺藤摸瓜

你永远不知道一个精彩的故事会从哪里冒出来,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你想要和尽可能多的人交谈。顺便说一下,这些人都非常友好。他们常常会主动找你,你知道的,你会收到一封邮件说,我听说你在做一部关于这方面的电影,我给你讲讲我的故事吧。所以,你将会在几个月的时间里与大量的人交谈,你必须从某处开始,这是第一步着地起跳。

进入乔布斯关系网 从身边人顺藤摸瓜

所以再次以史蒂夫·乔布斯为例,你知道的你想要从史蒂夫·沃兹尼亚克开始,你知道,与书中那些亲近他的人开始交谈,然后在与他们交谈时,他们会说,如果你真的想了解那个,你应该和这个人谈谈,类似于这种引导,你会发现,最后90%的调查内容并没有进入电影,但这是必须要做的。在这个例子中,调查是容易的,这是一个高知名度事件、传记书籍拍成的一部高知名度的电影。我有一个调查助理,访谈人物的邮箱地址都是他帮我找到的,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不过我会弄清楚。然后我会发一封介绍自己并说明我在做什么的邮件过去,我想在你方便的时候与您见面。

如何访谈

访谈原则

我不想让他们感到疲惫或占用他们太多时间,我希望他们能乐于参与,一个小时通常就够了,

与丽莎会面 访谈原则

我的意思是,听着,有一些像丽莎·乔布斯与史蒂夫·乔布斯的情况,丽莎没有在传记书中出现,因为当时她父亲还健在,但她参与了电影的制作,那是由于与她几次的会面。

因为,再次强调,有简单的调查和复杂的调查,简单的调查如,当特勤局听到枪声时,他们会怎么做,告诉我发生了什么,每个人都会做什么。

而复杂的调查是我还不知道我在寻找什么。我只知道,丽莎,你的父亲之前一直否认与你的亲生关系。所以我想和你谈谈这个。顺便说一句,我不会对丽莎说得这么直白。像丽莎这种的情况,是一个在第一次会面需要互相了解、建立信任的过程。我不会问任何难题,我甚至可能不会问任何问题,只是喝杯咖啡,在第二次会面时再进一步诸如此类。

警察描述枪击 访谈原则

但是,有时你可以直接了当地问。告诉我一些我不知道的关于夜间新闻制作的事情。你知道,告诉我一些我不知道的关于奥克兰更衣室里发生的事情。我们在《白宫风云》中真的有一位特勤局顾问,他曾经是,他是个很好的人,曾是特勤局特工,他是那天里根遭遇枪击中保护里根的人员之一。现在他经营着,我要为他打个广告,他和其他几位退休的特勤局特工经营一个绝对非营利的组织,帮助寻找失踪儿童,这些人在这方面很擅长,所以我非常感激他。但是,我们通常会面一次,在这之后的一切都可以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完成。

无意义的调查

办公室垃圾桶 漫无目的调查

然后就是我觉得无意义的调查,别人不这么认为。小时候,我通过一个朋友,被带到了《总统班底》的拍摄布景,《华盛顿邮报》新闻编辑部的布景。带我们参观布景的人,我虽然年纪小,但我还记得,带我们参观布景的人从布景的一个桌子旁的垃圾桶里拿出一张揉皱的纸,把它展开,给我们看,上面是昨天的棒球比分,昨天指的是1973年,昨天。换句话说,垃圾桶里装满了垃圾桶本应该装的垃圾即使在我那个小小年纪,我也能想到,摄像机永远不会去拍垃圾桶,更不用说垃圾桶里的东西,更不用说是揉皱的纸上印着什么,若非如此,难道不是导演的自我放纵吗?在我看来,这么做唯一的好处就是向参观布景的人展示这很酷。

漫无目的调查

但有些导演就是喜欢这样做。对我来说,如果它对演员没有帮助,摄像机就不需要拍到它,它是不重要的。演员们常常会做一些没有意义的调查,他们想怎么调查都行,只要他们完成表演,只要能带来你雇佣他们的那个精彩表演,我都无所谓。

学手术抄刀 漫无目的调查

但是,好吧,在拍摄电影《体热边缘》中,亚历克·鲍德温扮演一位创伤外科医生,亚历克是一位出色的演员,真的是一位出色的演员,我非常喜欢他。他想花大量时间在手术室里观看外科医生手术,直到有一天我说,亚历克,我们不会要求你真的去给某人动手术,只是有一些对话,你的手会做一些这样的动作,所以我认为那种调查对我来说总是没有意义的,但如果这能让演员感觉更好,那对我来说也没关系,只要他们不回来告诉我某个医生说了某句很酷的话,他们想在剧中说出来,就行了。

讨论
随记